能活下來,就是奇蹟!

陳 漢 昭
47年次
模具工廠/油筒氣爆
顏面、雙手……61%皮膚燒傷

  民國79年10月,我在菲律賓的工廠工作受傷。那是一家沖床模具的製造工廠,我在工廠已經工作了七、八年,因為公司到菲律賓投資,我就被派去負責技術轉移的任務。不料,卻發生了氣爆。
  那天,因為缺廢鐵,要切一個筒子裝廢鐵。原本只想要叫個菲律賓人來作就可以,後來想,他們處理速度慢,就自己動手。可是切斷器是菲律賓的東西,用起來就覺得比較不順手,沒想到一下去,就發生氣爆。筒子裡雖然沒什麼油,但是爆炸時蓋子彈起來,打到一個菲律賓人的頭,縫了三十幾針。可是火噴到我身上,就燒了起來。雖然立刻跑到空曠的地方在地上打滾還是沒效,幾秒鐘之內就全身著火,等到滅火器拿來,只來得及救到我的腳而已,上半身早已都燒透。我的神智一直清楚,並沒有昏過去,剛開始也沒有感覺到痛,只知道身體像烤熟的一樣,變成白色的。整個手掌的皮全部脫落,像個手套。在菲律賓的醫院記錄上是寫65%的燒傷,待在菲律賓十天進行急救和辦理回台灣的手續,趕緊搭飛機送回台灣醫療。
  從出事開始二年來,我動了十七次的手術。因為燒傷太嚴重,像手,都燒得變形扭曲、黏在一起,如果要植皮必須先切開,再進行植皮手術才有辦法恢復功能。和我同病房的病友,他燒傷面積是40%,因為脾氣不好,醫生、護士或家人幫他換藥、照顧時,忍不住痛就會大罵,他老婆私下向我太太抱怨。真的是自己受苦家人也受苦。
  住院半年後第一次出院的時候,像個小孩子從頭學,而且到處都黏在一起,走路就會跛跛的,不像現在走得那麼好。即使到現在,很多地方都不方便,比如皮膚常常會癢,自己又不能抓。還有洗澡,以前不須要用到毛巾,受傷之後,很多地方手都沒辦法摸到,只好用毛巾才有辦法,另外因為手指彎曲,也沒辦法自己洗頭髮,洗臉也怕會刮到,很不方便。生活都會影響。平常沒辦法完全蹲,因為大腿、股肱的皮比較厚沒法子蹲。
  以往在病房的時候,大家都是燒傷,感受不到什麼太大的差別,一等到出院接觸到社會,當別人投以異樣的眼光,連我自己也無法接受。同時因為身體怕曬太陽,非常不喜歡外出,有時候就算遇到朋友,都不敢打招呼。逼不得已必需到醫院換藥,遇到小孩對著我喊:「魔鬼來了!」這種心境非一般人能體會。
  經過一次次的手術才比較好。記得第一次出院的時候,沒辦法自己拿筷子吃飯的時候,自己都想掉眼淚,但是都把淚水往肚子裡吞,一則心裡害怕以後是不是都要這樣子過日子,沒有把握會復原,另則告訴自己不能落淚認輸,更不能在家人面前流眼淚,讓家裡更難過跟你一起痛苦。所以就改用湯匙自己吃,而不是要別人幫你夾,或是吃別人拿給你吃的。別人或許可以幫助你,但不是他們的義務,而且也沒有辦法靠別人一輩子。所以我不斷要求自己要學習,儘量和正常人一樣生活。這也是我恢復的比較快的原因。
  最叫我不平的是,雖然燒燙傷會造成我們這麼嚴重的傷害,不論是生活、舉動上的不便或是心理適應、社會交際上的障礙;但是現行的勞工法令,根本不把我們歸類於傷殘的種類,原本許多法令的補償都無法照顧到燒燙傷的職災者,尤其缺少專業的認定,讓我們的權益根本無從保障起。
  還好,醫療期間老闆薪水是有照給,但是老婆為要照顧我沒辦法工作,等於家裡就少了一份薪水。另外,醫院期間還有一些開銷,例如,為了加速復原,就必須吃一些中藥幫助身體恢復。剛開始的時候燒傷的程度實在很嚴重,可以說是可怕吧。甚至要家人去準備後事,沒想到還是渡過最先的危險期,可是還是有許多人認為我活不了多久,看到我還說:「你還在哦?!」有的醫生還打算停掉我的高貴藥,大概覺得浪費。有一次持續發燒一個星期,有時候是發高燒到43度,有時候是發冷,冷到用紅外線保溫照明燈照還會冷,我請護士再幫我蓋被子,護士回了我一句:「已經蓋四件了,不用再蓋了!」
  過程中老婆一直有在照顧我,我們是在我去菲律賓前一年多結婚的,可是和她的關係,不知道她在想些什麼,我也不知道要怎麼跟她說。後來,在我受傷一年左右她提出要分手,我雖然很想留她下來,但是也知道,如果她不願意,是沒辦法強留,講也是沒有用的,就同意了。她提出來的時候,她的父母也有一起來,連他的爸爸也責備她。但發生這個變化,她心裡大概害怕我的病情這麼重,會有經濟上的壓力,反而會拖累她,所以決定離我而去。當時心裡真的痛苦,沒想到自己最親密的人都離我而去,雖然不是眾叛親離(至少我其他家人都還很照顧我),但是她卻在我人生遭遇最大的打擊的時候離開,我就告訴自己看開一點,一邊療傷一邊調適自己的想法。並且告訴自己一定要重新站起來,要作到比以前更好,證明給她看,讓她為自己的叛離後悔。
  雖然我有很多肢體功能都沒辦法正常運作,像手就沒辦法正常彎曲。二年醫療期過後,我回原公司上班,但是根本沒辦法做原來的工作,像無法搬重的。但還是戰戰兢兢的做,不敢鬆懈。曾經要求改調到生產技術部門,因為我有模具的底子,有技術能力的基礎,只要再學電腦就可以重新適應那個工作環境。我也一再告訴自己一定要比別人加倍努力,絕對不可以抱著消極的心態,以往沒受傷的時候,或許就是和別人樣,得過且過,現在我是為自己而作、證明我可以重新站起來了!但是老闆在升遷上對我相當的冷落,我想他大概是持著懷疑的心態:「殘廢的,怎麼可能做到多好?」所以一直沒有給我太多的肯定吧!
  我想,我可以活下來,可以說是一個奇蹟,是老天爺還要我留下來做很多事。或許是受到太多的打擊和傷痛,深深地體會到受傷者的心境,將自身的經驗及調適的歷程和別的傷害者相互砥礪,今天在協會就是繼續服務、作更多事。


採訪:何德隆、何經泰
整理:郭明珠

 

回上一頁

回工傷顯影首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