意外傷了我,醫生誤了我!

江 來 明
18年次
工廠守衛/油管爆炸
顏面等灼傷30%

  民國38年國民政府播遷來台,我也隨著政府來到了台灣,退伍之後即四處做工。民國78年11月20日,當時我60歲,在三芝的一家工廠當守衛,下班後經過永達電機工廠,我就這麼倒霉,工廠油管爆炸,火球噴了出來,我自廠外經過,同時有七個人受傷一個人死亡。因為十一月三芝冷,穿著夾克,所以有夾克的這一截沒怎麼樣,而露在外面的一截都完蛋了,火一燒皮都掉了,手套也掉了下來,燒得那麼厲害,燒得很痛呀!我就在地上打滾,可是滾也沒有用啊!我的同事看了,也拿毛巾來打,那毛巾乾的,火也沒辦法熄滅。
  事情一發生就馬上被送醫院,剛好碰到下班的時候,只聽到一路叫啊〝拜託!拜託!〞雖然送到竹圍馬偕,因為沒有那麼多病床所以不收,只收一個;又轉送台北長庚、馬偕、國泰也都沒有辦法收,後來輾轉得知我是退役軍人,榮總有病床可以收,才將我送到榮總,這樣前後拖了一、二個鐘頭,還好在馬偕有做一些清洗。
  從我住進榮總、一共治療了四個多月,只是傷口始終沒有好,手、腳、臉多處受傷,全身灼傷超過30%;此外我頭部補了好幾次皮都補不好,不斷地發炎,那醫生就要我出院。我就問他說:「我的頭爛成這樣,怎麼出院?」他說:「你這個頭不會好了。」我就問他原因,聽了他的解釋也覺得有道理,辦完出院手續就坐計程車回家,結果遇到了貴人,司機先生看到我爛得一塌糊塗,就說:「我這裡有一罐藥,你拿回去擦擦看。」他說什麼擦頭皮癢的藥,結果我回去擦不到一個禮拜就好了,才擦不到半瓶。你說奇怪不奇怪?每個藥房都買得到的藥,一擦就好,在醫院治療了三個月都治不好,還說什麼遠東第一大醫院,搞不好爛得一塌糊塗。
  所以我就跑回去罵那個醫生,我告訴那些醫生說:「我燒成這樣,你們救我一命我很感激,可是你們沒有盡到醫生應盡的責任,細心地為病人做治療。你們這些年輕人要救人就要好好地救,不要馬馬虎虎,要有醫德啊!不要搞得人家七葷八素的。」
  我的手和眼睛的手術都沒做好。右手因補皮時,醫生要我手掌緊握,結果拆線後手指無法分離,手功能局部喪失;至於眼睛也補了兩次,結果兩隻眼睛不一樣,一隻是主治大夫補的,另外一隻是別的醫師補的,那時眼框四週的皮都刮的光光的,連睡覺都沒辦法睡,最近醫生還要我去開刀,我說:「開刀幹什麼?」他說:「眼皮往下翻不舒服,而且角膜也壞掉了。」我說:「補了兩次補成這個樣子,又刮皮又補皮,我是很痛的,何況補了再補又補不好,我補幹嘛?你有辦法將我皮補好,眼睛治好?」他說:「我也不敢給你保證。」他又不敢給我保證,最後只好叫我回去考慮考慮。
  別人睡覺的時候,正是舒服痛快的時候;而我的情形卻正是痛苦的開始,因為我眼角膜因膠化視力受損,且眼皮無法閉合。每次躺下去,血就往頭上來,一往頭上來眼睛就痛,一痛就掉眼淚,所以每到第二天那枕頭就是濕的,到現在的情形都還是這樣,一直治不好,我中午睡覺的時候都是坐著睡。
  剛開始住院那幾個月的薪水沒有拿給我,我就去跟老闆吵,才知道原來老闆把薪水一個月一個月包好好的,是他的女兒扣住了沒給我,後來才把六個月的薪水一包包,包好好的拿給我,除此之外就不再理我任何受傷賠償的問題的了,他說受傷有勞保,有勞保還需要給我什麼東西。後來在醫院遇到藍文西,才知道有工作傷害受害人協會,幫我到勞工局去告他,他也不理我,最後在三重市公所一個調解委員會,拜託他們請老闆來談,最後以30萬塊錢解決了。我就說:「我也不是要你的錢,你給我一個交代就好了,我又不是要敲你的竹槓,敲你的竹槓也沒有用,你自己的兒子搞成這個樣子怎麼講呀?」
  現在,我的眼睛24小時都是睜開著,沒有辦法闔上。人家是看電視,我是聽電視,這樣子看電視我的眼睛會受不了,白天都要戴著墨鏡,晚上睡覺都不用開燈,沒有辦法,自己運氣不好,從年輕到現在,運氣都不好,不然也不會變成這樣。
  受傷以後就再也沒去工作了,現在就靠阿兵哥每個月有8000塊,低收入戶津貼每個月有3000塊;去大廈看大門,小孩看了都會害怕,去工廠人家也不願意,又老又醜呀!沒有人要有什麼辦法呢。


採訪:黃進生 顧玉玲
整理:劉于甄、劉冠妹

 

回上一頁

回工傷顯影首頁